首页 >  新闻 >  战线联播
我和我的村儿——记辽宁教育学院扶贫干部贾平

发布时间:2021-11-18

【 字体:

打印本页

  退休后,他选择到村里继续工作。

  2018年3月,从岗位上退休一个月后,辽宁教育学院退休干部贾平受省教育厅选派,前往北票市三宝营乡任乡党委第一副书记,走上新的工作岗位。由于工作出色,去年贾平被评为北票市脱贫帮扶先进个人。

  三年来,贾平参与并见证了乡村脱贫攻坚、精准扶贫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具体过程。他饱含深情写下了驻村日记《我和我的村儿》。

  前不久,辽宁日报记者采访贾平,了解到了他和他的村儿的故事:

  今年中秋节刚过,本该多留两天陪老伴看病的贾平,按时启程,从沈阳回到北票三宝营乡。

  通往乡里的路有多远?三年来,贾平已经熟悉了这条路:从沈阳出发走高速公路,经新民、阜新、义县,行驶350公里左右,4小时后到达村里。

  三宝营乡有6个村,最远的一个距乡政府有15公里。贾平说,自己开车,下乡到村走访、调研都方便。他的车里装着好几个袋子,里面有吃的,也有用的,那是老伴给他带的,担心在乡里吃不好,给他改善伙食。

  贾平半个月回家一次,免得老伴惦念。他平时住乡政府宿舍,原来没有卫生间,现在都有了。他说,年龄大了,身体有点小毛病,高血压、失眠,平时按时吃药,不算啥问题。

  三宝营乡地处辽西丘陵地区,山多地少,十年九旱,只能种玉米、高粱、谷子等抗旱的农作物。这些农作物产量低,年人均收入少,很多时候,刨除种子化肥等成本,乡亲们所剩无几,一年白忙了。因为缺水,农民家里的房前屋后也只能种玉米,不种菜,农民吃菜、吃水果还要去集上买。卖菜的很少有本地的,菜价不便宜。两年来,乡政府鼓励发展庭院经济、家庭微农场,村民们不仅吃菜的问题解决了,还能卖一些增加收入。

  贾平走在村子里的小道上,总会遇到村民跟他打招呼。正在搬砖的村主任笑问他来村里是不是去看老冯,放牛的老大爷乐呵呵摆手问他好,赶马车的农妇大声问他要不要买她车上的鸡蛋……

  村民说的老冯,是村民冯占一。

  不用事先联系,也不用敲门,贾平如回自家,经常直接进了老冯的家门。而老冯也似乎习惯了贾书记的常来常往。

  老冯今年78岁,家里一共三口人。老冯有肺气肿、心脏病、气管炎、高血压;妻子是聋哑人;儿子多年前因手术失误导致肢体二级残疾。

  在老冯眼里,贾平是万能的。春天,他帮着种土豆;夏天,他顶着雨栽葱;秋天帮忙把地里的庄稼收回来,然后还跟着一起收白菜、腌酸菜。他看老冯买菜不方便,就与村两委成员一起帮我弄了个菜园子,叫微农场。他还掏钱买种子,种上了黏玉米和各种蔬菜。吃不了的蔬菜,贾书记帮着卖出去,把卖菜的钱给老冯。逢年过节的,他买肉,买点心,买衣服。

  冯占一讲完贾书记对他的帮助后,还讲起他家这两年的变化:“我现在住的新房子是2018年政府扶贫资金全包的,告别了50年的老房子。新房冬暖夏凉,冬天烧炕用的玉米秸子都是贾书记带着人帮我拉回来的,院子的地面也是他掏钱帮我垫平整的。现在家里冰箱、电视等生活基本电器都有,院子里也打了井,有自来水,不用花钱。我分的地包出去流转了,每年有收入,全家每月还有低保金,养老保险和残疾补助还有一些。我儿子学了中医按摩和针灸技术,有了手艺。贾书记帮他取得了医师资格证,现在能挣钱贴补家用了。贾书记年龄也不小了,腿也不好,走路都费劲,蹲不下,却总是到家里帮忙,看得我心疼。”

  “现在生活蛮好的,我知足。”老冯说。

  老冯只是贾平书记的一个帮扶对象。他对村里的其他老人也从物质到精神全方位帮扶。

   

  贾平(右一)与村民冯占一夫妇在一起。    辽宁教育学院供图


  除了对村民进行个人帮扶,贾平还着眼于全村的公共设施建设。

  在乡里,贾平分管的工作有党建、乡村振兴、招商引资、“飞地经济”。

  贾平刚来时,看到乡政府的公厕是旱厕,没有人打扫,于是每天早上收拾卫生,直到今年新建了冲水厕所。他看到乡政府办公条件艰苦,协调原单位捐助了价值10多万的空调、椅子及计算机。在招商引资方面,他在省教育厅的支持下,争取到沈阳农业大学相关资金和项目,投入102万元在二道沟村建了6个大棚,种上了西红柿。后来乡里又追加了80多万元,共建了10个大棚。现在,第一批西红柿已经上市了,一车能卖8000多元。在生态建设方面,贾平和大家一起把乡政府马路对面的垃圾坑变成了杏园。刚种下的树苗禁不住风吹,他自己掏钱买竹竿把他们绑好扶正。

  如今,乡村的道路两旁全种上了树,村委会门前小广场安上了健身器材。乡亲们也像城里人一样,闲时也会来这里跳广场舞,锻炼身体。

  贾平在他的扶贫日记《我和我的村儿》中写道:这两年,乡政府鼓励发展庭院经济、家庭小微农场,政府和帮扶人认购农产品,农民开始在房前屋后的自留地试种白菜、葡萄等蔬菜和水果。村民们逐渐意识到,要想致富,过上更好的日子,生活有底气,必须靠自己辛勤劳动。这种观念的转变最为难得,它代表了未来乡村振兴和发展的可持续性。

  这里的山水,这里的乡亲、孩子们,这里的大棚、牛羊鸡鸭……都已经变成贾平生活中的一部分。“我爱我的村儿!”贾平说。

   

  辽宁教育学院供图


   

  辽宁教育学院供图

相关文档